手机官方APP直播,免费观看高清爽X片在线播放

百科名片

手机官方APP直播,免费观看高清爽X片在线播放

手机看片网站你懂的bt相关的电影、资料等,我们为大家免费提供,你懂得的!

手机看片网站你懂的bt为你提供手机官方APP直播,免费观看高清爽X片在线播放!

手机看片网站你懂的bt美女视频美女直播_激情聊天室_恋夜秀场诱惑直播大

厅_免费恋夜秀场大厅_果聊吧_激情聊天室_SEX激情聊天室_美女视频_美

女直播_视频聊天_视频交友

 


    
  怪招,似是想要看看他在做什么,陶意棠迷糊地想要用手肘撑起身躯,“你在——唔!”几乎是同时,他撑开了她的腿,微凉的空气灌了进去,带来奇异的饱胀感,只觉得浑身一软,她又摔回柔软的大床深处。      慕君凡忍不住笑了,修长的指抚摸着粉红色的花瓣,倏而戳了进去!温热而□的甬道紧紧裹住他的手指,极度销魂。      然而,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引起她无可抑制的颤栗,不自觉地夹紧了纤细的双腿,随手拽了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,“你——”直接的触感来得太过强烈,她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,偏偏又什么都说不出来,晕生双颊。      难得啊,刺海棠也有吃瘪的时候?      越来越深的笑意在他的脸上浮现,他恶劣地探入第二根手指,甚至挑战她的极限似的第三根,模仿着按女交欢的舞步,有节奏地进进出出,湿滑一手,逼得她没有办法控制喉咙中逸出的嘤咛,甜得叫人迷恋和沉醉。      靠,好想打他——陶意棠的脑海里只有这个念头,虚软的双腿不禁来回地厮磨着,难受的感觉让她快要疯掉,“慕君凡!你到底要不要做?”      恋恋不舍地抽出手指,再度在她的身体深处带出一串火花——看来效果不错的样子,“做,当然做!”安抚似的吻住她的唇,慕君凡露出狡黠的笑容,按捺不住的不止是她一个,他早就已经做好“提枪上阵”的准备了。      咦,好像有点不对劲啊?迷糊之间,陶意棠眸光一闪,忽然双腿一夹,直接把慕君凡踹了出去,连声尖叫道:“Stop!”      幸好平时有去健身房做运动,否则这一踹还真的能够把他踢到床底下去,不爽地把她重新压倒在床上,慕君凡再次掰开她的腿,弄得她只能别无选择地环着他的腰,“欸,你搞清楚——这种事不是说停就停的!”      “闭嘴,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清脆的声音变得软而甜,她在他的身下无可奈何地扭来扭去,连责骂都失去了力度。      “那你又是什么意思?”为了压制乱扭的她,慕君凡不由得更加靠近她,滚烫的□直直逼近她的柔软,好热的感觉,让两个人都为之一震。      “套,套啦!”陶意棠又一次尖叫出声,一个白眼瞪回去,颤抖着连话都说不清楚,可是接下来那一句就吼得格外来劲儿:“我不要因为一夜情就得艾滋!”      “套就套,早就准备好了——”听到前半句,他还感觉松了一口气,并不是排斥他,只是在“行刑”前要做好防范措施。可是一听完后半句,“噌”的一下从欲火升级为怒火,握紧她的肩,愤怒地低吼并且诶义正言辞地郑重声明:“陶意棠,你搞错了吧?这不是一夜情,我也没有得艾滋!”      被他摇得晕晕的,陶意棠正想回嘴,结果一阵娇软的呻吟脱口而出。      呃,她被火上心头的慕君凡“就地正法”了。 32 32、性伴侣协议? ...   清新而美好的早晨,舒爽的空气里依稀弥漫着浓郁的暖气,一种淡淡的暧昧气息在房间里流转不息。雪白色的床单上交织着的身躯,窗外金黄色的阳光灿烂的照耀之下,在纷乱的被褥上投影下浅黑色的影子。      “喂,琦琦吗?我是棠姐。”      “棠姐,这么早打电话过来,有事吗?”睡眼惺忪的声音,娇而懒。      “恩,我要请一个早上的假,今天的会议还是取消吧。”      “怎么了,棠姐!你不舒服吗?”      “不是——”      “早啊!”醒了一段时间的慕君凡,看着陶意棠裹着被单讲电话,白皙的肌肤□在微熹的晨光里,不由得恶作剧似的靠在她光滑的肩头,故意对着话筒大声说话,露出明朗的笑容,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      昭告天下,他的阴谋得逞了。      丝毫不理睬他,她很不给面子地直接推开他的俊脸,继续说:“我下午会回去跟进之前留下的档案,就这样了。”然后很干脆,“啪”的一声挂断了电话,转身一个糖炒栗子就在枕边人的额头上爆开,没好气地双手叉起腰,“慕君凡,慕总裁,慕先生!你就不能安静一点?拜你所赐,我今天下午又要浪费一大堆口水解释你的存在了。”靠,被谁知道不好,居然被汪琦——唉,真是大意了。      学着她的腔调,对着她指指点点,悠哉游哉地打断她的话:“陶意棠,陶律师,陶小姐——你,走光了。”      一个枕头飞过来,伴随着一声愤怒的河东狮吼,“慕君凡!”      无辜地揉了揉被扁到的脑门,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,那一抹纤细柔软的身影已经迅速消失在自己怀里。失去在怀的佳人,一刹那之间好像失去了某种契合的温度,居然依依不舍了起来——来不及深思,浴室的门已经被用力地打开。      清俊的眉眼看过去,忍不住的笑容,她早已换上一身白色丝缎无袖上装,繁复的荷叶滚边和简单的袖口设计相对比,很是好看。简洁的白上衣搭配上黑色的阔腿西裤,黛莉赫本式的优雅气质,不由得令他赞叹。      “衣服很漂亮,又是订的?”这是她常做的事情,他早就已经领教过了。      “不是。”不好意思,让他失望了,这次他猜错了。      不解地挑眉,他微微一怔,“不是订的?”总不可能是在他家找的吧?他记得自己没有变装的癖好。      忍不住嘴角的微笑,当当当当——谜底揭晓:“我自己带来的。”      什么?恍然大悟之后却又错愕了,好惊悚——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主导游戏的那个人,没想到她更绝,居然连换洗的衣服都自备了!      那么,昨天那个抵死缠绵的夜晚,到底是谁征服了谁?      纠结ing。      为了报答慕君凡昨天晚上的努力——呃,是做饭的努力!陶意棠也难得下一回厨房,帮他做一顿早餐当作报答。为了让他上班不要迟到,所以弄了很西式的搭配,蔬菜沙拉、三明治和黑咖啡。      坐在餐桌前,慕君凡居然觉得感觉好奇妙,情不自禁,暗自唾弃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。陶意棠帮他做早饭,真是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,不可思议的同时却又忍不住胡思乱想,不知道她的前夫有没有接受过同等的待遇?      “想什么?笑得像一个傻瓜。”把东西端出来,她眯着眸子,柔软的指腹掠过他的嘴角,“牙膏渍。”      “恩。”好自然的动作,好温暖的感觉。      把他怔到的动作映入眼帘,陶意棠忍不住露出俏丽的笑,这么受宠若惊?希望自己接下来的话,不要吓到他才好,“诶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      喝了一口咖啡,他开始往黄油烤吐司上夹鸡蛋,“说吧。”      “我要跟你订一份协议。”拿出白纸黑字的合约,她看起来一脸笑容,“名称有点长——性伴侣约定兼保密条款协议。”      “呃——咳咳!什么鬼东西?”情绪失控,不止被喉咙里的咖啡呛到,而且连吐司里的蛋黄都被捏爆了,性伴侣什么什么协议?21世纪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神奇产物!真是不知道她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。      “不明白吗?那么我解释一下。协议的主要内容就是说,你现在已经取得我的正式追求者的资格,不过我还没有考虑好Say Yes还是No。所以在我答应作为你的女朋友之前,这份协议都一直都存在法律效力——反正,我们的事情不能透漏给媒体,仅此而已。”好官方的解答,听得他一愣一愣的,她觉得他的表情好好笑,在他惊咋的眼光下宣布了那个历史性的结论:“直到下一次我和你发生非正常性肢体接触之后,协议正式生效!”一口气说完,终于觉得一直处于下风的她终于夺回主权了!真是扬眉吐气。      “你——”掩饰自己的失态,慕君凡无法招架这个来势汹汹的女权主义大报复,真是怒都怒不起来,只好笑了,“连这个什么性伴侣协议都准备好了,看到陶小姐是很迫不及待爬上我的床啰?”      笑得好生开心,明眸皓齿的俏然,“Sorry,你好像误会了——做好两手准备一向是我的原则,更何况我没有比你承认它的合法性,只要你不要和我发生下一次的非正常性肢体接触,它也只是废纸一张啊。”摆明就是故意的,这份协议本来就是不平等合约,他一时精虫上脑,不上当也不行了。      这一次算她狠,他甘拜下风——可是下一次,他一定会扳回一城的! 33 33、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 ...   心情真好,连走路都有风迎面吹来——踩着金色的尖头高跟鞋,黑白装束的陶意棠走在路上摇曳生姿,从来没有在和慕君凡的交锋里占过上风的她,这一次终于出了一口恶气!性伴侣协议?亏她想得出来!拿法律来这样用,如果被教授知道了,一定气得高血压晕过去。      脑海中浮现出他的脸,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      不自觉的,嘴角再次上扬,一双梨窝在双颊两侧绽放,奇异地发现,他总是有让自己愉快的魔力,无论是寂寞的时候、哀伤的时候、失落的时候、愤怒的时候——好像他的存在,就会让她开心无法自持。      忽而一阵微凉的冷气吹来,闻到熟悉的火鹤兰的芬芳,踏进了棠棣事务所。      “喂——”早就从保安的口中得知她回来上班的商月亭,一看到她拐入走廊的身影,就已经率先冲了过来。      “听说——”不甘落后的景晓丽也奔来,踉踉跄跄,跌跌撞撞,差点没摔倒。      “你家里有——”八卦兮兮的李彦秋,其实是被无辜拖过来的。      “一个男人?”神经质的温良玉,严重饥渴,抢着听新闻的鬼样子。谁让他最近资源那么匮乏,一抓到爱情的小苗头就觉得好兴奋!      “而且那个男人,据说不是乔立行喔!分居期为过,你的行为仍旧属于红杏出墙耶。”悠哉游哉,擅长离婚官司的梁云歆走过来,笑吟吟的模样,难得抓到他们家老板的包耶!千载难逢的机会。      “红杏你个头啊!据说据说,是据谁说的?扣奖金!”矛头直射不远处畏畏缩缩、企图装鸵鸟把脑袋埋进资料堆里的汪琦,“你觉得是谁呢?”      做贼心虚,干笑着从资料堆里露了脸,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,“棠——棠姐。”呜呜,她好可怜,明明警告了他们听过八卦就要保密的,结果还是被出卖了啦!“我帮你买下午茶?楼下茶餐厅的生煎包很赞哦!”      现在才来拍马屁会不会太晚?棠棣事务所的后宫分子对桃色新闻有多么狂热的爱好,她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吧!陶意棠凤眸一瞪,芳华流转,“赞你个大头鬼!生煎包当下午茶?自觉回去写检讨,不交就别下班!”      哀号,汪琦可怜巴巴地跺了跺脚,一脸委屈地含冤控诉,“啊?棠姐——我才刚刚升职五个小时还不到,这么快就要扣我奖金兼非合理时段加班,太不公平了啦!”试图用装可怜的招数蒙混过关,好难啊!      不甩她,陶意棠依旧被其余五双眼睛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变成了二十双,除了召开加薪会议,东厂、西厢、南苑、北阁从来没有试过聚得那么人齐。      拍了拍她的肩膀,姗姗来迟的唐以慈一脸悻悻然,“棠姐,不要妄想罚了琦琦就当没事,套用一句你的名言——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别忘了,老板恋爱与职员同罪,这还是你说的呢!”幸灾乐祸的表情。      扬眉,黛色如柳,“我昨天不在家,找了一个男人跟他回家,这样子满意了吗?”故意的,讲得那么随意,不过还是这句话比较直接而有震慑力。最重要的原因是,性伴侣协议——也不是慕君凡一个人要遵守的。      此话一出,一众哗然!      围在陶意棠旁边碎碎念的一干人等顿时统统傻眼——尤其激动,亢奋不已!      “棠姐学别人One Night Stand?”      “你跟乔Sir离婚才多久啊,那么快就有新对象?厉害哦!”      “欸欸欸——有没有记得戴套?有没有按时吃药?小心手尾长啊!”      “啧啧啧——反面教材!不良示范!”      翻白眼,陶意棠就知道他们这群家伙就会是这种反应,“喂,是你们自己要听的耶!听够了吧?全部回去写听后感,各个部门累积字数五千,不然全部加班加到十二点!”      雀跃欢呼的讨论声顿时变成了不满的抗议,“不行——无故加班违反《劳动法》的规定啊!”哀求成分居多,早知道就不要乱讲话了,惹火了他们家事务所的合伙人,果然没有好果子吃啊!      拨了拨脑后流水似的长发,她扬起漂亮的下颌,“无故?别看玩笑了,你们的“故”抓在我手上的可多着呢!”把绛紫色的藤萝花刺绣包挽起,精准地卡在手腕的位置,“2007年出台2008年正式实施的法律,统统给我背熟了!如果谁在新法律上栽了跟头,回来给我罚抄一百遍!”      靠,她陶意棠是什么人?女王陛下好不好!      想起这个称呼,她又忍不住笑了。      “他们说的是真的?”      一开办公室的门,陶意棠发现许南枫已经在这里久候多时了,不由得淡淡地皱起眉头,“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随便进我的办公室,这是我的原则。“就算他是老前辈、老朋友、老同事,一样一视同仁。      握住她的手,他把她拉到自己面前,“你骗我,你不是这样的人!”      甩了甩手,挣脱不得,她白皙的手腕倏而一用力,反扣住他的手骨,反剪   至背后,“我是成年人,轮不到你教我怎么做、告诉我应该怎么做。而且我没有理由骗你,麻烦你搞清楚!”话说得很白,她不想继续纠缠,况且现在已经有一个慕君凡入侵她的世界,其他的她也不想再管。      闭眼,深呼吸,他不解,“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!”她明明懂,她明明懂的!      很烦很烦,她觉得头很痛,不由得口气一转,平淡的语气变得清冷,“许南枫,你可不可以理智一点?你一相情愿的想法已经造成我的困扰。我自己的事自己处理,不需要你插手,你不要逾越了一个下属应该有的本分。”真是的,他怎么说来说去都还是不明白?她不喜欢拐弯抹角。      站起身,他挺直了腰,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代表着什么意思,“我们之间一定要闹得那么僵?”      挂好自己的包,她面无表情地坐在老板椅上,淡然地看着他,“这是你的拖泥带水带来的结局,你的希望早就应该断了,无论乔立行是否在我身边,我的答案都不会改变。”微微一顿,她抽出一份文件,不再看他,“公私分明一向都是我的宗旨,如果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我会放你一个厂家,知道你心情平复了为止——我不想让四大名牌三缺一,不要逼我开除你。”      不经意抽搐了一下,他的表情好挫败,“陶意棠,你赢了!”然后,甩门而去。      揉着突突跳动的太阳穴,陶意棠不爽,心头郁结,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似的难受——什么跟什么!这种东西能算谁输谁赢的吗?      “棠姐,你真的——太残忍了。”大门再次打开,接着关上,一身翠绿色亚麻长裙的霍静颐背对着她,深深呼出一口气才转过头看她,努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平淡,脸上浮现出病后的苍白,“他会很伤心的。”      “那就去安慰他,我不介意让你也放假。”微笑,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用行动告诉她自己不想再提这个话题,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      “面试的资料。”无法再说什么,霍静颐只是谈起,递了一叠简历给她。      “对喔,助理位置又空缺了。”伸了伸懒腰,捏捏硬邦邦的肩膀,“请多一个人又要多花钱了。”最好是找到一个帮得上忙的人,让她赚大钱而不是亏钱!      微微一笑,霍静颐坐到她对面的转椅上,“我看过了,好像有几个质素都很不错,其中有一个叫什么怡的女生,我很看好她。”      翻了翻文件夹,果然看到那一张简历,“慕隽怡,看资历的话,确实记录很辉煌啊。”英国法学院毕业的硕士生,而且还是跟法律界著名的欧阳大状——欧阳子傔出身的,“这么年轻就当辩护律师,恐怕不好调教。”   


参考资料
我来完善 “求一个手机迅雷看片的网站”相关词条:

百度百科中的词条正文与判断内容均由用户提供,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。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(如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6698本词条对我有帮助
合作编辑者
更多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需进一步完善,百科欢迎您也来参与 编辑词条 在开始编辑前,您还可以先学习如何编辑词条

如想投诉,请到百度百科投诉中心;如想提出意见、建议,请到意见反馈

百度百科内容方针

  • 提倡有可靠依据、权威可信的内容
  • 鼓励客观、中立、严谨的表达观点
  • 不欢迎恶意破坏、自我或商业宣传

在这里你可以

编辑
质疑
投诉

全方位的质量监督